法国的建国历史居然与葡萄酒有关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历史红酒典故_红酒历史_历史悠久的红酒品牌/

查理曼大帝的勃艮第酿酒工艺

葡萄酒的历史就是欧洲的历史,或者换句话说,葡萄酒的历史就是法国的立国史。 第一批享受饮酒的人是古罗马帝国的居民。 正是因为他们计划在北阿尔卑斯山种植葡萄,法国的酿酒业才得以蓬勃发展。

罗马帝国时期,高卢最繁华的城市是里昂,主要是因为以里昂为中心的高卢酿酒业逐渐兴起。 与此同时,里昂以北的勃艮第地区开始出现大量的葡萄种植园。

勃艮第葡萄酒最著名的爱好者是法兰克王国的查理曼大帝。 查理曼在八世纪末征服并征服了西欧的许多小国。 之后,当时的教皇利奥三世为查理曼举行了封圣仪式,查理曼正式成为罗马帝国的新皇帝。

对于基督徒来说,葡萄酒是一种特殊的饮料。 在基督教的“最后的晚餐”故事中,使徒们吃面包,喝葡萄酒。 在基督教教义中,面包被用来代表耶稣的肉,酒被用来代表耶稣的血。 因此,对于基督教的新守护者查理曼来说,葡萄酒是一种必须保存的高贵饮品。 为了保护葡萄酒,大自然也需要保护葡萄种植地,所以他命令当地人开垦更多的葡萄种植地。

就这样,名酒“高顿-查理曼”诞生了,“查理曼”指的是查理曼大帝。 查理曼大帝非常喜爱勃艮第戈登山出产的葡萄酒,于是他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并派遣牧师前往勃艮第继续培育新的葡萄种植区。

一般认为,查理曼最喜欢的考顿葡萄酒是红葡萄酒,但直到十九世纪,人们才发现考顿的山丘上只生长着用来酿造白葡萄酒的白葡萄。 从此,人们开始用“戈登-查理曼”来命名当地的顶级白葡萄酒。

红酒历史_历史悠久的红酒品牌_历史红酒典故/

克鲁尼修道院和优质勃艮第葡萄酒

十世纪初,法国勃艮第地区建立了一座名为克鲁尼的修道院。 这座修道院是日后天主教宗教改革的发源地。 克鲁尼修道院的管理者——克鲁尼修道院的人都是本笃会教徒。 公元六世纪,意大利半岛出现了一位名叫“本笃”的修道士,他制定了天主教修道制度的基本规则。 从此,本笃会的信徒开始按照严格的戒律来约束自己的行为。 克鲁尼修道院是一个有着严格戒律的地方。

中世纪早期,克鲁尼骑士团展现了其影响欧洲格局的力量。 他们拉开了宗教改革的序幕,倡导欧洲居民前往圣地朝圣。 不仅如此,他们还是“家园重建运动”的倡导者。 收复家园运动是指从伊斯兰教手中夺回对伊比利亚半岛的统治权,也可以理解为西欧的领土扩张运动。 西班牙和葡萄牙都是在收复失地运动中诞生的。

克鲁尼骑士团之所以能够在欧洲拥有如此强大的话语权,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主张很强,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拥有充足的资金。 克鲁尼修道院非常热衷于开垦农业用地,尤其是他们开垦勃艮第地区的葡萄园,这给了他们很多美味的葡萄酒。 该酒最终成为克鲁尼勋章用于外交用途的资金来源。

勃艮第地区是所有葡萄酒产区中纬度最高的地区。 克鲁尼的僧侣们发现,较低的气温不利于红葡萄酒的酿造,但该地区东部的山丘最适合种植葡萄。

说到克鲁尼修道院的勃艮第红酒为何如此令人着迷,就不得不提到勃艮第地区的土地。 意大利半岛气候宜人,非常适合种植葡萄,但那里种植的葡萄只能酿成普通的葡萄酒供日常饮用。 但在勃艮第这样恶劣的气候下,人们精心培育的葡萄根茎又粗又长,所以葡萄能吸收更多的营养,自然比普通葡萄更加美味。

克鲁尼教团的人们依靠自己的信仰和丰富的种植知识,将勃艮第地区葡萄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他们还培育了世界著名的优质葡萄酒“布尔戈尼葡萄酒”的葡萄园。

直到现在,对于勃艮第地区的人们来说,现场工作仍然是整个葡萄酒生产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 这是自克鲁尼骑士团时代以来一直保留的传统。

红酒历史_历史红酒典故_历史悠久的红酒品牌/

13 世纪的克鲁尼修道院,收复了勃艮第地区

克鲁尼教团的势力范围一度扩大到西欧。 在鼎盛时期,他们在西欧建立了 1,200 个分支机构。 此时的克鲁尼修会不再只是一个修道组织,他们更像是封建体系中的地方诸侯。

克鲁尼修道院出产的勃艮第红酒是对当时有能力的人最大的褒奖。 克鲁尼修道院依靠红酒外交,向有能力的人捐赠美味的红酒。 也就是说,它利用勃艮第红酒来收买人心,从而一步步达到其宗教改革的目的。

随着克鲁尼修道院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多,他们建造的克鲁尼修道院逐渐成为欧洲中世纪最大的建筑。 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建成之前,克鲁尼修道院一直是欧洲最宏伟的建筑。 那时,克鲁尼修道院的僧侣们也可以穿着华丽的服饰,内心没有任何的干扰。

为了打击克鲁尼教团的腐败,西多会诞生了。 1098年在法国中部成立的西多会也是宗教改革的成员之一,并在宗教改革的后期逐渐成长为一股巨大的力量。 他们也是虔诚的信徒,严格遵守本笃会戒律,非常热衷于收复土地。

成长为一个声音强烈的宗教派系的西多会也与勃艮第红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是在勃艮第地区开垦大量农田的宗教派别之一,也是酿酒业的改革者。 ,曾经在“十字庄园”尝试新的葡萄栽培技术。 以前的葡萄栽培技术主要是与梨树或核桃树混合种植葡萄。 西多会修道士放弃了这种混合种植技术。 他们只在克罗斯庄园的葡萄园里种植葡萄藤。 。

虽然现在人们认为单独种植葡萄树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当时这是人类的第一次尝试。 这减少了不同作物之间因争夺矿物质而造成的养分损失,葡萄藤可以独享土壤中的养分。 因此,后来勃艮第红酒的品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西多会通过改良的红酒获得了巨大的财富。 克罗斯庄园出产的红酒至今仍是高品质红酒的代名词之一。

红酒历史_历史红酒典故_历史悠久的红酒品牌/

波尔多:

从皇家领地到葡萄酒产地

说到法国红酒,或者说世界上两大著名的红酒产区,一定是勃艮第和波尔多。 波尔多的红酒之所以闻名世界,是因为那里的土壤非常适合种植葡萄。 在中世纪,波尔多也是英国国王的领土。

波尔多成为英国国王的领地,完全是王室之间的政治联姻造成的。 1154年,英国亨利二世即位,英国进入金雀花王朝时期。 亨利二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法国安茹伯爵,所以他不仅是英格兰国王,还继承了法国安茹伯爵家族的领地。 不仅如此,他的阿基坦王后埃莉诺还在法国西南部拥有大片土地。 这样一来,亨利二世实际上拥有了英国和法国的大片领土,他的王国也被称为“安茹帝国”。 波尔多是安茹帝国阿基坦领土的一部分。

从此以后,以波尔多为中心的一片地区就被英国王室统治了,当地民众的生活习惯逐渐向英国人靠拢。 波尔多地区不仅受英国王室统治,还深受法国王室的影响。 也就是说,波尔多依靠英法王室之间的外交博弈,逐渐提升了自己在欧洲城市中的地位。

事实上,波尔多也凭借其独特的地位获得了诸多特权。 十三世纪初,英国国王约翰失去了法国大量土地,因此被称为“失落的国王”。 但即便如此,波尔多地区依然牢牢掌握在英国王室手中。

然而,波尔多地区的人们却没有那么诚实。 眼见英国国王失去权力,他们试图抛弃英国国王,寻求法国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庇护。 此举吓坏了约翰国王,他被迫给予波尔多地区很多特权,以稳定人心。

波尔多地区原本是用来将阿基坦地区生产的红酒运往海外仓储港口的。 当时,波尔多还不是红酒的原产地。 自从约翰国王授予波尔多红酒自由贸易权之后,波尔多出产的红酒就可以随意销往其他国家了。

这也促进了波尔多地区的繁荣。 波尔多红酒卖得很好,当产能跟不上时,当地人甚至会把内陆红酒装进波尔多桶里,冒充波尔多红酒出售。 这在今天无疑是一起轰动一时的造假案,但在当时却是默许的。

就这样,波尔多地区逐渐富裕起来,波尔多地区的人们开始集中精力种植和培育当地的葡萄。 这也是波尔多地区成为名酒原产地的开始。

历史红酒典故_红酒历史_历史悠久的红酒品牌/

收回两大葡萄酒产区

法国实现首次统一

葡萄酒的历史之所以与法国的历史没有什么不同,主要是因为如果法国没有收复勃艮第和波尔多,就不会有今天的法国。 虽然现在的法国是一个完整统一的大国,但法国原本只是一个以巴黎为中心的小城市群。 法国不断发展壮大,一步步达到现在的规模。 然而在此过程中,收复勃艮第和波尔多两块领土却异常艰难。

如上所述,波尔多长期以来一直是英国王室的领地,因此波尔多的繁荣与英国王室密切相关。 当时的法国王室想要重获繁荣的波尔多是相当困难的。

另外,在中世纪时期,勃艮第地区属于勃艮第公国。 当时的勃艮第公国是一个与法国王室划清界限的独立主权国家。 正是勃艮第地区的优质葡萄酒支撑着勃艮第公国的繁荣。 该地区依靠克吕尼修道院和西多会修道院的改进获得了酿造高品质葡萄酒的技术,勃艮第公国也从高品质葡萄酒的贸易中获得了巨大的财富。

1339年开始的英法百年战争,是法国王室最困难的时期。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勃艮第公国曾与英国结盟一段时间,共同对抗法军。 正是勃艮第公国的军队俘获了法国救世主圣女贞德,并将其献给了英国人。

不仅如此,当时波尔多还是英国王室的领地,法国王室不得不将勃艮第和波尔多视为敌人。 在那里,法国人遭到英国军队的猛烈攻击。

虽然在英法百年战争中法军始终处于劣势,但最终法军还是成功地将英国人赶出了自己的领土。 法国获胜的原因之一是法国与勃艮第公国的握手。 法国和勃艮第公国都决心退一步,结成联盟共同对抗英国。 而解决了未来后顾之忧的法国,在与英国的正​​面对抗中很快就取得了优势。

英法百年战争后,勃艮第地区又诞生了一位野心勃勃的人,他就是人称“龙袭”的查理。 查理当时觊觎神圣罗马帝国的王位。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腓特烈三世的长子马克西米利安,成功缔结了一场政治联姻。 虽然查理很快就因英勇战死沙场,但由于这场政治联姻,勃艮第长期仍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领土。 就这样,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到了十六世纪,法国人终于彻底接管了勃艮第地区,成为自己的领土。

由于英国在百年战争中战败,波尔多地区成为法国领土。 然而,谨慎的法国国王继续向波尔多地区开放特权。 这主要是因为法国国王不知道波尔多地区是否会再次叛变,与英国国王勾结。

就这样,法国在先后收复波尔多和勃艮第两大著名葡萄酒产区后,实现了第一次统一。

简单的介绍:

全书以食物为核心写作对象来叙述历史事件,是一个比较新颖的角度,既有趣又具有可读性。 本文所引用的食物都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常见食物。 这些食物和它们背后的故事极大地推动了历史的进程。

本书的每一章都聚焦于一种特定的食物,并解释其与七年战争、法国大革命、意大利独立战争、英美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独立战争等历史事件的关系、十字军东征和工业革命。 美第奇家族、维京人、法国皇室、日本幕府、中国宫廷到底发生了什么?

关于作者:

Tamzo Jun 1966年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毕业于同志社大学文学部。 聚焦历史、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文化领域,从中取材写作。

点击“喜欢”和“观看”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