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四大著名甜酒

酒的甜度不仅仅是一个“甜”字可以概括的。 一瓶高贵的甜酒还必须具有与甜味相匹配的酸度和浓郁复杂的香气。 如果酸度不够,甜酒的味道就会油腻、单调,如果香气平淡,会直接让人感到自卑、庸俗。 感觉。 因此,高端甜酒在高水平上是和谐一致的,是与生俱来的复杂性格的自然表达。 它们犹如玉石交金,天然美丽,再加上酿酒师的精心制作,才能打造出完美的产品。 成为令人惊叹的作品。 世界知名的甜葡萄酒主要有冰酒、贵腐酒、晚采酒、雪莉波特甜酒等。 让我们走近他们,发现他们的美丽。

冰酒——舌尖上的舞者,酒的奇妙

冰酒是上帝赐予坚持者的收获。 它是一种用自然冻结在葡萄藤上的葡萄酿造的葡萄酒。 它以其迷人的色泽、芬芳的香气、优良的品质和稀有的产量而被葡萄酒爱好者视为珍品。

冰酒起源于德国法兰克地区。 1794年冬天,德国弗兰肯地区突然遭遇早霜。 看来当年的葡萄要毁掉了。 葡萄种植者将半冻的葡萄压榨来酿酒,实际上酿造出了一种不同的葡萄酒。 具有其他酒的独特风味,因此他们将这种酒称为冰酒。 从此,冰酒就成为了德国的特产。

冰酒虽然起源于“德国”,但却是在以冰雪闻名的加拿大发展起来的。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加拿大几乎每年都能酿制冰酒,着实让德国、奥地利等冰酒原产国眼红。 加拿大有两个符合VQA标准的冰酒产区:安大略省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特别是安大略省的尼亚加拉半岛,是加拿大最大的冰酒产区,位于北纬43°,受湖泊综合影响。安大略省和尼亚加拉悬崖,非常适合生产冰酒。 如今,安大略冰酒的声誉与其在各种国际比赛中屡获最高奖项是分不开的。

酿造冰酒的原料是冰葡萄,等待冰葡萄的生长,就像等待青春里羞涩的眼神的又一次碰撞,充满了诱惑和不安。 虽然生产冰酒的葡萄在十月份已经完全成熟,但必须完整地挂在葡萄藤上。 葡萄经过秋季的风吹日晒后,自然脱水,使风味、香气、糖分和酸度浓缩,直到冬季的第一场霜雪,使葡萄在冬季进行冷冻、采摘和压榨。 -8℃低温,得到含糖量350g/L以上的果汁进行发酵,加工成冰酒。 即使是在冰酒的发源地德国,每隔3至4年也只有一年的天气足够寒冷,可以酿造冰酒。 记得有位朋友曾经说过:“在神启示人类一切智慧之前,我们能做的只有两件事,耐心和等待。” 这句话用来形容冰酒和冰酒酿造者尤其合适。

冰酒被誉为“液体黄金”。 这不仅意味着它的酒色可以从鲜黄色到浓郁的金黄色和红金黄色。 看上去饱满、坚实、丰富,充满金属光泽。 难得的是:由于冰葡萄经历了秋季的日晒、风霜和冬季的冰雪,其产量已大为减少,能贡献的冰葡萄汁更是少得可怜。 一般来说,一颗葡萄只能酿制一瓶冰酒。 因此,与其说冰酒是大自然的造化,不如说它是葡萄的果实,是酿酒师日复一日的积累和凝结的耐心。 也正是因为这个世界和人的专注和耐心,当你面对一杯真正的冰酒时,你会发现很难用言语快速捕捉和表达它那千变万化的丰富而复杂的香气和味道,即使你尝试当我试图解释它时,当我回头看时,它仍然显得那么粗糙、无力、空虚,让我难以满足! 冰酒的香气浓郁而复杂。 这种复杂性在普通葡萄酒中很难体会到。 即使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爱好者,也能感受到蜂蜜、杏子、桃子、芒果、蜜瓜、太妃糖等甜果味和糖果味,以及荔枝、槐花、玫瑰、桂花等花香。 但这些香气总是层次分明地展现出来,让不同的品尝者在不同的品尝时刻,会发现不同的味道。 感觉。 它是如此复杂的花香和果香,让你忽略甚至忘记它的酒精。 你陶醉在香气中。 往往第一杯是一见钟情,第二杯是清爽,第三杯是缠绵,第四杯是回味。 无限……直到最后被它“征服”!

贵腐酒——酒中之王

灰霉病葡萄酒是一种特殊类型的葡萄酒,由感染灰霉病的葡萄酿制而成。 大家都知道,葡萄皮表面附着有细菌、酵母菌、霉菌等多种微生物,而“贵腐病”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腐葡萄但不腐烂,对人体无害。 。 的。 当它附着在成熟的葡萄皮上时,在适宜的环境条件下,会大量增殖,使菌丝体渗入葡萄皮,促进葡萄中水分的挥发,使糖分等风味成分挥发出来。葡萄中的有机酸高度浓缩。 这样的感染过程不仅使本来就甜的葡萄果实变得更甜,而且使口感更加圆润、湿润,从而产生异常迷人、丰富而和谐的香气。 从某种意义上说,贵腐酒的发酵在受到贵腐病感染时就开始了一定程度的自然发酵,从而最终成为超越其他葡萄酒的“王酒,酒中佳酒”。 国王”。

如果一颗葡萄树的果实只能酿造一杯酒,那么只能酿造贵腐酒。 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贵腐酒的珍贵。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贵腐酒如此珍贵、如此美味,为什么我们不能人工接种贵腐霉菌来酿造更多这种上等酒呢? 其实,这只是人们未了的心愿。 这是因为贵腐酒对环境的要求非常严格,需要特殊的“天、地、人”条件。 贵腐病可以在任何葡萄园中出现和传播。 它的生长需要独特的小气候——早晨凉爽湿润,下午干燥阳光明媚。 中午之后的干燥炎热天气会使葡萄浆中的水分从受感染的地方蒸发,从而使葡萄脱水,增加葡萄的甜度。 世界上只有少数葡萄种植区拥有如此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如此恶劣的气候条件。 即便如此,贵腐酒也不能年年生产,因为如果天气异常,即便是“上天赐予”的少数产区也将束手无策。 此外,酿酒师精心的酿造过程也是不可或缺的。 等待采摘的葡萄就像婴儿一样。 酿酒师们需要严格把控酿造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才能将这些在中国诞生的“娇嫩”宝贝培养成令世界瞩目的“人才”。

贵腐酒散发着浓郁的花香和果香,层次丰富,其中杏干和芒果的香气尤为突出。 酒体醇厚、醇厚,入口有如喝花蜜或吃蜜饯的感觉。 滋味悠扬悠长,为佳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此酒虽然如此醇厚,但依然清爽,甜而不腻。 那么,这样的美人最初是在哪里出生的呢? 葡萄酒界一直存在以下几种观点,众说纷坛,争论不休。

1.德国血统。 德国称,贵腐酒在德国已有200多年的历史。 据记载,其原产地最早产于莱茵河畔的约翰堡酒庄。 当时,酒庄归教会所有,有一位严格的主教控制着多个葡萄园。 主教喜欢旅行,有一次他外出,耽误了回程。 虽然葡萄已经熟了,但工人们不敢自己采摘,只好让葡萄长毛烂在树上。主教回来后,虽然很恼火,但也不方便采摘。攻击,他咬牙切齿

他命人采摘压榨酿酒,没想到却变成了特别香甜可口的贵腐菌。

2.匈牙利血统。 匈牙利人认为世界上贵腐酒最早起源于匈牙利。 它起源于战争,是典型的“因祸得福”。 相传公元1650年,土耳其军队入侵匈牙利。 当土耳其军队逼近托卡伊时,正是葡萄收获的季节。 为了避免遭到土耳其军队的掠夺,托卡伊的一位基督教改革派牧师呼吁葡萄园主将采摘推迟到11月初霜冻前。 原本多汁的葡萄,由于水分的收缩,已经干涸了。 不仅皮肤变得薄薄的、皱巴巴的,甚至上面还长了一层难看的霉菌。 看着那一串串干得像葡萄干一样的葡萄,人们只好用它们来酿造当年的葡萄酒。 然而,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年出产的酒口感更加醇厚、浓郁。 于是战争的灾难和意外的晚收却意外地给托卡伊葡萄酒带来了数百年的辉煌。 不过,也有人认为,早在1526年,靠近匈牙利边境的Neusiediese湖畔的王室(Kaisergarten)就已经酿造了贵腐酒,这使得匈牙利贵腐酒的历史更加悠久。

3.法国血统。 法国波尔多苏玳地区甜葡萄酒生产的历史,起源于400多年前的伊金酒庄。 相传酒庄的主人酷爱狩猎。 在一次狩猎旅行之前,他告诉酒庄工人等他回来后再采摘葡萄。 结果他打猎回来晚了,酒庄一百多公顷的葡萄全部感染了灰霉病,一年的辛苦都快要付诸东流了。 为了尽可能减少损失,他决定拒绝晒干的葡萄,剩下的仍像往常一样在桶中发酵。 结果,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用腐烂的葡萄酿造的酒不仅味道醇厚甘甜,而且颜色呈金黄色。 此后,伊金酒庄就沿用这种方法酿酒,周围的酒庄也纷纷效仿,从而形成了今天举世闻名的苏玳甜葡萄酒产区。

上述三种说法中,较有说服力的是匈牙利起源说。 最新、最直接的证据是历史学家在2000年发现的一封写于1571年的信件,其中发现了托卡伊葡萄酒最早的文字记录。 这封信来自当时托卡伊国王的弟弟。 他在信中表示,将把自己酒窖里的全部52桶阿苏葡萄酒献给“尊敬的陛下”,并提到了一些有关酿酒的信息,比如当时的托卡伊葡萄种植者已经在使用“皱纹葡萄”酿制甜酒。 这就是今天匈牙利人引以为豪的托卡伊阿苏甜酒。 这封信的发现,足以直接证明贵腐利口酒的酿造起源于托卡伊。

说到贵腐酒,当今世界最著名的产区无疑是波尔多的苏玳产区和匈牙利的托卡伊产区。

当我们正要介绍贵腐酒真正的故乡——匈牙利托卡伊时,我突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在世界葡萄酒版图上,匈牙利没有什么大笔墨迹可供我们关注和流连,但贵腐酒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关于葡萄酒的匈牙利。

20世纪之前,托卡伊因其河运而成为欧洲交通的十字路口,这为托卡伊酿酒的早期历史提供了条件。 另外,更重要的是,你会发现,在这片土地上,除了葡萄,你可能找不到任何更适合种植的植物。 这里有火山活动形成的独特土壤,有利于葡萄生长的小坡度,以及不寻常的小气候:夏季炎热,冬季寒冷,秋季葡萄成熟时常常充满博德罗格河和蒂萨河带来的薄雾。 .. ……所有这些对于贵腐菌葡萄酒的生产都是必不可少的! 这里被认为是贵腐酒的天堂,这里出产的贵腐酒总有一种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风味。 因此,当我们今天回顾历史时,贵腐酒在这里的诞生或许是上帝的选择,也是大自然的必然创造!

托卡伊山脚下出产的托卡伊埃苏贵腐酒被视为液体黄金,是财富的象征。 18世纪,它开始流行于欧洲国家的宫廷宴会,甚至成为外交工具。 宝藏。 1703年,一位王子将一批托卡伊葡萄酒送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深受国王喜爱,被法国人称为“vin des rois, roi des vins”(国王之酒,酒中之王)。国王。 杨奇先生将其译为“唯有王者配之酒,此酒为酒中之王”,比较通俗易懂。 由此可见托卡伊贵腐酒是多么高贵和稀有。 如果把一瓶美酒比作一位公主,那么托卡杰苏就是酒中的女王——所有的女王都曾经是公主,但并不是所有的公主都能成为女王! 这是托卡伊贵腐酒。

托卡伊的葡萄采摘时间很晚。 传统的葡萄收获时间从圣西蒙日(st-Simon Day)开始,也就是10月28日。此时的葡萄已经被真菌侵蚀,变得干瘪无味。 甜甜如蜜。 挑选过程非常麻烦。 工人们必须小心翼翼地从树上一颗一颗地采摘“葡萄干”。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专家,一天收集的重量也不会超过10公斤。 酿酒师将精心挑选的埃苏干葡萄制成浓郁的贵腐汁液,精心发酵,送往托卡伊山脚下的酒窖进行长期陈酿,然后装瓶出售。

其实说起贵腐酒,相信更多人是从波尔多苏玳产区听说过、见过的。

苏玳产区位于波尔多西南部、加龙河南岸。 事实上,真正的苏玳产区很小,只有几家酒庄。 但由于邻近的巴尔萨克也采用了苏玳的酿造技术,所以统称为苏玳-巴尔萨克产区。 。 在著名的1855分级中,只有该产区的Chateau Yquem进入分级酒庄,而且是顶级(Premier Supdrieur)。 提起苏玳,熟悉它的人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伊金酒庄! 这个酒庄还有另一个更合适的译名——地金村!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一位深受葡萄酒同行尊敬的超级大师——亚历山大·德·鲁尔-萨鲁伯爵(Count Alexandre de Llull-Salus),一位执掌伊甘酒庄40年的执着老人! 他的名言“不失去所有勇气就永远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至今仍然指引和激励着年轻酿酒师追求梦想。 当面对富商强行收购伊甘酒庄时,他的回答依然响亮:“伊甘应该只属于梦想,而不是金融!” 这就是Ygan的精神,这就是王者的风范!

晚收甜酒(杰特收获)

晚采甜葡萄酒是指葡萄正常成熟后,未经采摘而留在枝上的葡萄酒。 经过一段时间,果实进一步完成了糖分的积累并形成了特殊的香气,然后采收酿造。 。 这种酒在达到正常酒精度(12度左右)的同时,每升仍能保留100克以上的糖分,香气浓郁,酸甜可口。 这类甜酒被标记为“晚收”或“晚收”酒(英语称为“late Harvest”,法语称为“vendange tartive”)。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人将晚采摘的葡萄酒称为“冰酒的早产儿”,因为它在冻结前享有与冰酒相同的环境和待遇,可以获得相似的葡萄品质。 然而,世界上只有少数产区可以继续结果并冷冻生产冰酒。 不过,有很多产区可以通过晚采摘来生产晚采酒,以达到糖度和香气的积累。 目前,此类葡萄酒多分布于法国卢瓦尔河谷和阿尔萨斯地区,以及德国等葡萄酒产区。 我国西北地区也有很多晚采白葡萄酒的尝试和生产。 因为葡萄过熟了,除了正常的品种特有的香气外,还会给葡萄酒带来一些特殊的香气,比如类似成熟哈密瓜的香气,

果酱、蜜桃等香气

雪利酒和波特酒——被选为“国酒”的葡萄酒

加强型葡萄酒是指在葡萄酒中添加烈酒,通过增加酒精含量来阻止发酵过程。 同时,保留了原有的糖分含量,味道明显变得更甜。 常见品种包括西班牙雪利酒和葡萄牙波特酒(Port 或 Polo)。

说起西班牙,人们常常会想到大胆勇敢的斗牛和迷人的西班牙姑娘。 更高级的人都知道《堂吉诃德》、毕加索的画作、高迪的建筑、卡雷拉斯的男高音、弗拉门戈舞蹈等举世闻名的西班牙文化艺术瑰宝,但请不要忘记西班牙的副牌酒,尤其是雪利酒,被誉为西班牙的“曾被誉为莎士比亚“瓶中西班牙阳光”的国酒。

西班牙的葡萄品种很多,其中白葡萄品种占大多数,但真正让西班牙葡萄酒出名的是它的红酒和西班牙第二独特的雪利酒。 雪利酒是最受欢迎的西班牙葡萄酒之一。 其液体呈浅黄色或深棕色,有的呈琥珀色(如Amontillados酒)。 它清晰透明。 口感复杂柔和,香气浓郁。 这是一款世界闻名的葡萄酒。 加强酒。 雪利酒的味道就像西班牙小酒馆里所有迷人舞者的味道。 鬓角插着一朵鲜红的鸡冠,从裙摆飞扬的风情就像是一瓶陈年多年后刚刚破碎的雪利酒。 令人着迷、令人陶醉。

雪利酒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优质葡萄酒”。 公元前1100年左右,腓尼基商人在西班牙西海岸建立了加的斯港,并向内陆延伸,建立了一座名为赫雷斯的城市,并在周围的山丘上种植了葡萄藤。 据记载,当时生产的酒味道浓郁,在炎热的气候条件下不易变质。 这种酒成为当时地中海和北非地区交易量最大的商品之一。 雪利酒的名字通常被认为来自该城市的阿拉伯语名称。 只有本市及周边地区出产的酒才能称为雪利酒。

1587 年,英国海军中将马丁·费尔诺比什 (Martin Fernobishe) 袭击了加的斯港,偷走了大约 1,450 万升雪利酒。 作为当时的海上霸主,西班牙勃然大怒。 1588年5月,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派遣了一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无敌舰队”,以压倒性的优势驶向英国。 与此同时,他在欧洲大陆集结精锐部队,扬言要水陆并进,彻底征服英国。 。

这场战争的结果以西班牙的彻底失败告终,英国一举取代西班牙成为世界新的海上霸主。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虽然西班牙“无敌舰队”永远沉入海底,但西班牙雪利酒却代替了“无敌舰队”,完成了征服的重任。 雪利酒在战后名声大噪,成为当时英国上流社会聚会中不可缺少的葡萄酒。 它成为贵族消费的象征,并随着英国世界霸权的扩张而传遍世界各地。 直到今天,雪利酒的年总产量约为1亿瓶,仅英国人就喝掉3000万瓶。 雪莉酒成为人类划时代的见证,这是其他洋酒所无法比拟的。

需要补充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雪利酒都是甜酒,还有干雪利酒,也被称为最“男人味”的葡萄酒。 与白酒的暴力相比,葡萄酒显得非常“温柔”,但雪利酒是唯一的例外。 雪利酒具有怎样的“男性气质”? 传统精制雪利酒入口温暖,香气浓郁,口感复杂深沉。 李道之将其与法国干邑进行了比较,并给出了生动的解释——如果说干邑就像一位温柔优雅的女士,那么雪莉就是一个阳刚英勇的男人,像西班牙斗牛士一样热情。 无拘无束。

说完西班牙的“国酒”,我们再来认识一下另一种“国酒”——来自葡萄牙波尔图的波特酒。

在说波特酒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在葡萄牙非常有名的波尔图。 因为可以说,没有波尔图就没有波特酒,没有波特酒就没有葡萄牙今天在葡萄酒界的地位。 波尔图是葡萄牙第二大城市和重要港口。 这里经常流传着一句话:葡萄牙的水比酒还贵。 说明这个国家缺雨,却是盛产酒的地方。 波尔图东西绵延100公里的山区有29万公顷的葡萄种植面积。 尤其是杜罗河两岸3.3万公顷的梯田,是优良的葡萄种植区。 沿着杜罗河逆流而上,所见的岩石都被茂盛的葡萄架所覆盖。 沐浴在细雨和薄雾中的波尔图占据了葡萄生长的所有时机、地点和和谐。 这是名副其实的葡萄酒天堂。 正如香槟只能来自法国香槟地区一样,波特酒也只能来自葡萄牙。 杜罗河流域的优质葡萄、常年吹拂的大西洋海风和独特的土壤条件相结合,孕育和创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波特酒。 虽然还有其他国家采用同样的工艺来酿造加强型葡萄酒,但只有来自波尔图的葡萄酒才有资格被称为波特酒,而葡萄牙更因它的波特酒而被世界记住。

虽然波特酒以波尔图命名,因为所有波特酒都是在波尔图市的酒窖中陈酿的,但波尔图并不是波特酒的产地。 用于酿造波特酒的葡萄生长在流经波尔图的杜罗河上游两岸的山谷中。 这里种植和酿造葡萄。 当波特酒的发酵和强化过程完成后,它的酿造过程类似于平底船“Barcos Rabelos”将橡木桶沿着河运到波尔图市,在那里继续完成陈酿过程。盖亚新城 (Villa Nova de Gaia) 各波特酒厂 (Pon House) 的酒窖。 装瓶并作为成品出售。 这个过程变成了一种仪式、一种传统,两百年来一直没有改变。 正如波尔图人坚信的那样,正是在一艘摇摇欲坠的船上,波特酒第一次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从而开始了缓慢而坚实的增长!

如果我问你左边必须是什么酒? 什么酒必须顺时针传递? 喝酒时必须坐着喝什么酒? 这一切的答案就是波特酒! 当一桶桶波特酒通过杜罗河销往英国时,葡萄牙人大概没有想到,时至今日,除了葡萄牙之外,只有英国还传承着“波特”的传统文化。 以保守着称的剑桥,对波特酒的推广却有奇效:从教授餐桌上的稀有波特酒到学生餐桌上的普通波特酒,喝波特酒必须盛装出席晚宴。 穿长袍和帽子。 在这里,波特文化带有浓厚的仪式色彩,酒瓶必须放在左手边,顺时针方向传递。 据说英国海军总是坐着喝波特酒。

时至今日,波特酒的饮用习惯并没有太大改变。 世界上大多数人将这种酒作为甜点酒或餐后酒饮用。 英国人愿意在他们的酒窖中储存大量的年份波特酒,而法国人则将其作为开胃酒饮用。

波特酒就像葡萄酒中的甜点。 由于在发酵过程中添加了白兰地来抑制酵母的发酵,使得葡萄中的糖分无法全部转化为酒精,所以味道非常醇厚、甘甜,甚至像糖浆一样细腻。 当然,白兰地的加入也让它的酒精度达到了20度左右,让人慢慢被它在酒中的甜味所融化。 深嗅,有一丝薄荷的味道,或者准确的说,是辛辣的味道。 这种真实的感觉,绝非转瞬即逝的酒精所带来的。 这热情顺着呼吸流入你的身体,细细品味,甜蜜、醇厚、浓烈一起涌入,热情却又充满柔情。 热情是因为它的酒精含量很高,突然突破了你对酒的固有认知,让你的神经兴奋起来。 温柔是因为它的含糖量很高,没有明显的单宁刺激你的舌头,而是有一点柔软和丝滑。 融化在口中,流过口腔的每一个细胞后,口中久久不散的甜蜜回味,一切似乎只剩下美好的回忆。

事实上,笨拙的笔是很难解释清楚葡萄酒界的甜酒家族的! 值得安慰的是,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理解和了解这种被誉为“基督圣血”的酒呢? 不过,看不懂也没关系,只要能在喝酒时感受到它给你带来的愉悦和安慰,就足够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